您的位置:首頁 > 致公風采 > 為和平站崗

為和平站崗

提交者:鄧永宏時間:2016年12月31日

初夏。下午兩點半。太陽當空。重慶理工大學花溪校區博園。距“歡迎聯合國禁止化學武器組織專家羅華政老師載譽歸來座談會”還有整整一個小時。空蕩蕩的會議室里只有一個人在拉線接入筆記本電腦。在核實是不是走錯了地的時候,既驚又喜地發現,面前這個身材高瘦的人就是當天的主角、致公黨員、今年1月從聯合國禁止化學武器組織回國的羅華政。驚的是,以為他是提前到會場的工作人員,喜的是,一下就找到了“真人”——一位剛好有空又愿意坐下來談談的被采訪者。

從工廠出發,走過34個國家,又回到學校

交流,從人生經歷談起。羅華政1989年7月畢業于中國科技大學材料系高分子化學專業,從車間技術員做起,做到了公司的副總經理。“青年崗位能手”“技術創新特別貢獻獎”等獎項,見證了他主持研究和開發重點新產品的過硬專業水平。

重慶理工大學(原重慶工學院)曾從生產一線引進人才任教。羅華政的人生航線因此發生了變化,2005年7月調入重慶理工大學化學與化工學院。或許因為他的學者風度,以至于任教很長一段時間,很多同事都不知道他曾是一家國企的領導。

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。2007年1月,經過推薦、筆試、面試等諸多環節,羅華政啟程赴總部位于荷蘭海牙的聯合國國際禁止化學武器組織,從事化工生產技術專家的工作。在這個組織里,他是唯一的重慶人,唯一來自高校的教師。原本工作期限是3年,卻因為出色表現不斷續約,于今年1月才正式歸國。9年間,羅華政到過34個國家,核查化學武器104次,足跡遍及亞洲、北美、南美、歐洲和非洲,監督銷毀了一萬多枚航彈(或炮彈)。

挑戰偏遠、高熱、高寒及動蕩的工作環境

這個看似光鮮的工作,其實非常艱辛。他大致算了一下,一年有近百天的時間在外出差。

按照工作規定,從總部到核查現場必須24小時到達。因為化學武器的存放點一般都較偏遠,所以這些時間大多都花在飛機、火車、汽車和走路上了。核查之后還要在極短的時間寫出報告,再由于時差的原因,感覺到“整個大腦像是灌了漿糊”,這讓他費了很大勁去適應、去克服。

喜馬拉雅山腳下的印度,全年都是夏天,在40多度的高溫下,穿上不透氣的防化服去核查,10分鐘就能讓人有虛脫的感覺。羅華政的這種高熱體驗不止在印度,還有利比亞的沙漠。

冬季最冷的時節,羅華政的小腿會奇癢,這是他去烏克蘭留下的后遺癥。當時氣溫零下30多度,由于天然氣不足,飯店、旅館都沒有暖氣,留下了永久的傷。

法國巴黎發生恐怖襲擊的時候,他正好在那里出差,讓家人捏了一把汗;敘利亞動蕩的戰局沒有擋住他們的腳步,因為有化學武器的存在。

羅華政說,如果做了人質,說明自己還有利用價值,在一定程度上是安全的。事實是,殺害人質的事時有發生。他展示了一張照片,背景是聯合國成員國的國旗。他說,外出執行任務之前,通常都要在總部留下可能是人生最后一張的影像。

艱辛的付出,終會得到回報

“我去的時候,為p-3級化工生產專家核查員,2010年提升為p-4級核查員。”羅華政說,這是現在禁止化武組織核查員的最高級別專家。

由于他表現出色,獲得了聯合國國際禁止化武組織的連續兩次續約,總共在聯合國國際禁止化武組織工作9年,這并不是每個專家都能獲得的榮譽。

聯合國國際禁止化武組織于2013年因其為消除化學武器而做出的諸多努力,獲得諾貝爾和平獎。該組織獲獎后,為其骨干成員頒發了證書和獎牌。這或許是羅華政今生獲得的最高榮譽。

“對于你在幫助建立一個無化武的世界方面的辛勤工作,我對此表示由衷感謝……再一次,對你在技術秘書處的優秀工作表示感謝。”這是今年1月,聯合國國際禁止化武組織總干事阿赫麥特·由祖姆庫在羅華政歸國時寫的一封感謝信。

在5月12日的座談會上,致公黨九龍坡區委主委郭晏麟動情地回顧:

雖然長期生活在異國他鄉,但羅華政所交黨費在該支委中是最高的;每逢佳節,他忘不了向組織中的成員發來問候和祝福;回國休假時,向組織匯報思想;主動承擔調研課題,悄然開展調研……

對于今后的打算,羅華政思路清晰:擔任化工學院老師,積極承擔教學任務,將工作經驗和教學相結合;擬在化工安全防護、環境保護等幾個方向加強研究,力爭在產學研方面取得突破;積極參加黨派工作,積極參政議政。